浪天涯

作而不死,浪而再死

误会

子龙黑化(自残)
奇怪设定如山
人物模型真三
剧情如山
作者是小学生……

  
前言:
赵云小时候本来是一家子幸福和睦的生活在一起,可是在赵云16岁刚刚成年的那年,赵云一家都被杀,赵云刚好不在家逃过一劫,留下赵云一个人独自面对社会人性的黑暗。

         1年后,浑身鲜血的赵云站着天台上,手指间滴落着滚烫的血液,空洞的眼睛看着脚下繁华的都市,身后是一堆不完整的尸体,还有一个蹲在角落正在与绳子挣扎的金发男子。
         “爸,妈,子龙为你们报仇了……子龙这就来陪你们。”赵云笑了,天真无邪的笑了,与刚才那冷血杀戮的恶魔截然不同,可那笑容被脸上的鲜血映衬的十分恐怖。        赵云闭上了眼睛,向那繁华的都市倒去,“就这样,永远离开这个万恶的世界。”
       心中想象的失重感没有到来,耳边传来的是一阵有力的心跳。赵云睁开眼中,却发现自己被那个被绑架的金发男子抱着,那个男人看着自己,眉目间充满了怒气。
        “你就这样糟蹋自己的生命?要不是你救了老子,老子鸟都不鸟你。”传入耳中是的是他那接近咆哮的话,震的赵云耳朵发聋。
        “我的生死,与你何干?”赵云空洞的眼睛看着他,本想推开,却发现他的力气特别大,本来可以让他一起死,赵云却发现自己内心不愿意做,只能冷冷的说出这句话。
         “老子管定你了。”那个人向那堆尸体吐了口口水,恶狠狠的说。但赵云竟然从中感受到了一丝在人性冷漠的社会中许久未感受到的温暖。       也许,和他一起生活也不错。

       “这幅眼镜可以让你看到你想看的人正在做的事。”

      帮老师批改完作业刚刚回来班级的赵云看着课桌上的眼镜,读着绑在眼睛上的纸条的字,默默皱了下眉。“这是谁的眼镜?要是真的可以你怎么不自己用啊,又是班里同学搞恶作剧吧。”赵云想起班里皮的可以的同学知道自己对马超的情意后,天天搞事情,无奈的揉了揉鼓起的太阳穴,叹了口气。

       仔细把眼睛用盒子装好,在盒子上写了一张,“来找眼镜者可看盒子内的眼镜。”然后放在课桌右上角等待那位同学认领。做完这些,赵云嘴角勾起了满意的微笑离开了教室。

      途中,赵云又再次有意的走到马超经常在那打球的球场,可那里空无一人,冰冷的铁门紧闭着。一阵冷风吹过,卷起几片飘落的残叶,在橙红的夕阳下孤独的打转,就像某人的心情一般。

       等赵云回到和马超同租的公寓门前的时后,已经晚上七点了,天空已经基本昏暗了下来,只剩下一缕残存的暗光。

        赵云望了望窗口,没有开灯,打开门,客厅并没有自己期望中乱哄哄的样子,就像自己离开时刚刚整理好的模样,只不过铺上了一层薄灰,看样子马超还是没有回来过。

        赵云心里有些害怕,害怕马超会离开自己,因为马超最近经常不见人影,晚上和白天都没有回来过,在学校也不见人,经常一下课就离开,神神秘秘的,像是在躲着他,不像以前在篮球场打球等赵云完成老师交给他的任务然后一同又说有笑的离开。       赵云不是没有堵过马超,但他随意回答几句就匆忙离开。上次见马超是在两天前,当时他还没有到周末就走出校门离开学校。   

      赵云轻叹了一口气,心中的失落感和孤独感怎么也收不住,但他还是抱着为数不多的希望去厨房做了今天的晚饭,在赵云看来,说不定马超今天就会回来吃晚饭。

         忙活了许久后,赵云就呆呆的坐在饭桌上看着满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等马超回来,然而自己一口都没吃。

        到了十点,饭都已经凉了许久,马超还是未归。赵云看了看钟,活动了下自己僵硬的身体,然后仔细的把菜放到电饭煲里保温,太多了,电饭煲实在放不下,赵云只好用保温瓶放着,这样他纵使再晚回来也是能吃到饭。

       然后就是洗澡,上床睡觉。回到房间之前,赵云无意的瞟了一眼饭桌,却发现上面有一副眼镜,走向前一仔细看一眼,眼镜柄上还是那张纸条,“这不是自己放在学校课桌上的那副眼镜,怎么会在这里?”

        赵云可以十分肯定,那副眼镜是突然出现在饭桌上的,不可能是自己拿回来的。看着眼睛纸条上的字,再想到它的突然出现,脑海深处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叫嚣“戴上它,你就可以知道马超的行踪。”

         赵云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把眼睛带上,或许这不是恶作剧。这时,赵云眼前一黑,回复视力的时候却透过眼镜看到了马超在一家烧烤店里,正对着一个长相极为清秀的女同学有说有笑,桌上的烧烤旁边放着一束玫瑰花,淡蓝而高贵。蓝色……可是自己最喜欢的颜色呢……   赵云认得那家烧烤店,那是马超经常带自己去吃烧烤的地方,对面的那个女同学是学校大三的校花,叫杨宛。

     赵云把眼镜摘下,手忍不住颤抖起来,他看到了杨宛眼中看着马超带有爱慕之意。赵云不愿意相信,自己安慰自己那是幻觉,想再用眼镜看一次,却发现本来握在手中的眼镜已经消失不见了。

     赵云没有想太多, 急忙换回平时的衣服跑到了学校门前的烧烤摊,到那的时候衣服背后都出了热汗。他那金色的头发还是那么耀眼,让赵云一下子找到了在人群中的马超,但接下来的那一幕印在赵云的脑海中久久不能忘却。
      
        杨宛就坐在马超的大腿上,头枕着他的肩膀哭哭啼啼,马超还抱着她,一改平时吊儿当当当的语气,温柔的安慰着。

        赵云虽然已经在路上做好了心里准备,可真正呈现在他的眼前时,脑海中一片空白,就呆呆地站在那儿看着他们两个。本来跑来的出的一身热汗,身上应该热的很,但赵云感觉自己好像被扔到零下20多度的冰库一样,寒冷刺骨。
        一个五官俊郎还留着长发宛如从漫画中走出来的帅哥呆呆的像根柱子站在街头,很快引起周围众人的注意力,还有些妹子在惊叹犯花痴。

         这也让马超留意到了赵云。马超看到一人呆呆的站着的赵云,还有他那平静的眼神时,心中泛起了一丝疼痛,预感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

         马超低声和杨宛说了几句话,杨宛就下到地面,擦了擦脸上了泪水。马超便起身对赵云喊着声:“子龙,你怎么来了”却只见赵云像突然惊醒一样,眼睛瞪的大大的,充满了惊恐,然后头也不回的跑走了。

        马超心里的不安更加旺盛,感觉赵云好像误会了什么,和旁边的杨宛说了一声抱歉就急忙拿起桌子上的玫瑰花去追赵云。

       赵云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但马超一喊,心中的愤怒和恐惧一下子就倾泻出来,只想快点的逃离那个地方,一味的向前冲,也不管去到哪,有路就一直跑。

       跑动时的风,把发尾带起打了个旋,天上的月亮静静的看着这个荒唐的误会。

        赵云跑累了,站定时却发现自己现在位于一个公园的小湖旁,湖水倒映着天上微弱的月光,还倒映着赵云迷茫的模样。

        看着湖水中的自己,看了看曾经沾满鲜血的双手,赵云感觉自己好像又已经一无所有了,好像也没有什么信念可以支撑自己活下去。         也对,自己孤身一人活了这么多年,要不是复仇后在寻死时有一个人突然闯进来,支撑起那支离破碎的世界运转下去,让自己有勇气继续面对这个丑陋的社会,可能……赵云这个人,早在一年前就不复存在了。

      现在那个人已经属于别人了,自己是不是就可以解脱了呢?但,感受过那样的温暖,真的舍不得放弃,然后又再次回到冰冷的黑暗中!要不,让他永远属于自己吧……或者,让自己,永远属于他…………

        月光渐渐昏暗下来,突然挂起了大风,泛起一道道波澜而又阴暗的湖水隐隐约约倒映着那人嘴角勾起的一丝疯狂。

        马超追赵云时,手抱着玫瑰花,怕玫瑰花会被跑动带起的风吹散,不敢跑这么快,但眼看着赵云的身影越来越远,不得不狠心把这打算用作表白的玫瑰花扔到地上,全力跑去追赵云,但还是看着他消失在昏暗的街道中。

        路上的灯一阵一阵的闪着,又是一阵风吹过,树叶摇曳着发出沙沙声,摇摇欲坠,却坚持着连着生命最后的希望。

         看了看赵云消失的那个昏暗的地方,转头回去捡起那一束被摔坏的蓝玫瑰,像是不带一丝留念,却没发现自己眼中的气急败坏。

         马超回到了那间许久未归的公寓,下意识抬头望了下窗口,如愿以偿的看到上面的灯光,急忙冲上楼去,开门,并没有心中想的那样赵云在沙发上赌气睡觉,只留下一个暗黄的灯在孤独的照亮着整个客厅。     马超秃废的躺着沙发上,无可奈何的伸出手,握了一下眼前的虚空,仿佛下一秒就可以握到赵云那温热的手掌,可,只是径直的划过空气。

        “子龙,你还没看到老子给你准备的礼物呢,你怎么就离开呢……”马超对着面前的空气恶狠狠地说,可他一想到他自己为了准备那个礼物而忽视和躲避了赵云一个星期时,本来炸起的黄毛弯了下来。只想给个惊喜他,咋就怎么难呢。

        喝着酒,一瓶一瓶的吹,想要醉倒时,头脑却越发清醒,恍惚间好像又看到了自己被绑架的一幕,看着他一刀一刀的解刨着那个令无数家庭家破人亡的恶魔,但嘴边挂着邻家大哥哥的笑容时,那时自己怎么都害怕不起来。

       看着他站在楼层的边缘,背影充满了沧桑和绝望时,突然想站着他身旁。等看到他身形是在向下倾斜时,感觉世界都暂停了,像是只有自己才能动。在他将要掉下去的那一刻,自己终于挣脱开绳子,冲到他身边,紧紧抱住他那将要下落的身体。

          与身型不一样的重量,像冰块一样的体温,和那睁开时那空洞的眼神,看的自己仿佛要窒息,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拯救他。但看着他差点就要死去,心中的怒气怎么也挥之不去。
          粗暴的吼了他一番,也不顾他那冰冷的语气和随时和他一同掉下去的风险,就这样紧紧的抱住。“老子管定你了!”

          打一阵开门声传入了马超的耳中,他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惊喜地抬起头,看着归来的人。        赵云打开门,入眼看到了一地的酒瓶,以及马超眼中的惊讶和高兴,嘴角不留痕迹的勾起了一点。但,他也看到马超放在身旁已经被摔坏的蓝玫瑰,眼中的笑意更加旺盛,不过似乎带有一丝寒意。

        同时,赵云看到了马超时摸了摸口袋,里面装着的,像是一袋粉末。

        “子龙,老子准备了……”没等马超说完,赵云就淡淡地说了一句吃饭吧,堵住了马超想要说的话,然后理都没理马超,赵云就直径走到厨房。“算了,等下再说也一样。”

         走进厨房,转角时,赵云瞟了一眼在饭桌上坐着的马超,眼中闪过一丝占有欲。

         本原本翠绿的菜汤上,白色的粉末一点一点的被倾倒下去,然后一根筷子在汤中慢慢打转,一个微小的漩涡中,白粉渐渐融化在汤里。

        筷子拿起,漩涡消失,一切都像没有发生变化。其实不然,某些东西的本质已经悄悄地改变了。

         “孟起,喝汤吧。”赵云端着一碗翠绿的汤到马超面前,马超想都没想,就拿起玩一口闷掉。赵云拿起碗离开时,马超感觉赵云的背影出现好多的重影,然后,眼前一黑。

         “孟起,你喜欢云吗……?不,就算你不喜欢……云也会一直陪着你……云只属于你哦……”

          马超艰难的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头,好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朦朦胧胧的看到了赵云在自己面前拿着一把会反光的物体在把玩。当眼睛终于可以聚焦时,看清了赵云手中拿着把精致的小刀。
         在看到上面的花纹,是一个不易发现的“雲”字,发现这刀是他在一年前送给赵云的,赵云一拿到就收藏起来一直不舍的用,自己还笑了他一番。

         马超想动一下,突然发觉手腕处的酸痛,手和脚被绳子束缚着无法动弹。环视4周,这个地方很小,地面很干净,像是刚刚清洁过,4面都是像是密闭的白墙,没有门,自己位于这个房间的正中间。

        周围的环境十分陌生,陌生中透露出一丝不安。“赵云这是哪里?”马超挣扎起来,想挣脱绳子的束缚,但这绳子像是有意识的滑出他的手指,自己熟知的解法没有一种可解,可见这绑绳子的人对他已经熟悉到极点。

       “赵云你tm是不是给老子下了药,快给老子解开!”不安,在心里蔓延开来。

        听了马超的话,赵云把玩着小刀的手顿了一下,脸上挂上了令马超感到十分陌生的微笑,语气像是开心的说:“孟起,你都讨厌云到直呼云的名字了。对了,云就是给你下了药,等下,云以后就可以和你永远在一起呢~”熟悉而又陌生的语调,令马超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

        盯着眼前玩刀的人,马超感觉赵云变得很危险,但潜意识感觉赵云不会把他怎么样。马超冷静下来,就这样子静静的看着赵云那双满是血丝的眼睛,它自己问心无愧,没有做对不起赵云的事。

      赵云停止把玩手中的刀,对上马超的尖锐目光。赵云的眼睛里是那不变的笑意,以及正在盯着赵云的马超。

        孟起他……还没吃饭呢……

         赵云比划了手中的刀,然后走到马超面前,马超的视线随着赵云的移动而在移动,他不知道赵云想干什么,但那种巨不安的感觉愈发愈重。
         赵云伸出一只手慢慢的摸着马超的脸,另一只手握着刀向自己的右眼角刺去

一插

一挑

右眼球就这样带着神经线以及一些血肉,掉落在地面,滚动了几圈。操作没有一丝停顿,行云流水般,显得十分自然。

眼睛本就是神经密布的地方,还是最靠近的大脑的器官,本应出现可以令人昏迷的剧烈疼痛,可赵云像是完全感觉不到,就像机器人自己把身上一个很普通的零件拆下来一样。

血液不断在眼窝里聚集,太多了,眼窝已经承装不下了,血液便争先恐后地流出眼窝,流过那白净的脸颊,留下一条红色的道路给后面行方便,然后就在下巴尖汇集,一滴 ,一滴,溅在黑色的地板上,像盛开的彼岸花一样美丽。

在马超惊愕的目光下,赵云嘴角的幅度更大。随意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眼球,把上面的灰尘和血迹都仔细的舔干净,像是吃着什么美食一样,把神经线和那些肉都细细的吃掉。

只剩下的那只左眼斜看着马超,像是在欣赏他的表情变化,他那愤怒不安,他那惊愕恐惧,他那不可置信,都是世上最好看的呢。

等眼球变成一个滑滑的圆形时,赵云小心的把它握在手中,像是在保护一个十分珍贵的易碎物品一样。把刀放在马超的大腿上后,另一只手捏住马超的脸颊,位置像是已经查过了,无论力气多大,都不会捏疼那个人。
“孟起要乖乖吃糖哦,很好吃的呢”

马超知道赵云想干什么,死活不愿意张开嘴,但赵云那力气大的不可抗拒,上嘴唇和下嘴唇一点一点分离。马超嘴巴张的够大了,赵云双只手指夹着眼球,一点一点的塞进马超的喉咙里。

“看着”马超“乖乖的”把“糖”吃下去后,赵云自言自语的说:“孟起真乖,这样云就可以永远的看着你了,你可不能把糖给呕出来哦。”

“对哦,还有呢……”

赵云拿起放在马超腿上的刀,用左眼打量了下自己身体,在看到露在无袖T恤外面的左手肩峰时,像是选择好了什么,右手的食指和拇指捏着刀锋,在左肩峰处片下6片肉,就像在很普通的切猪肉一样。

鲜红色的血液小部分顺着肩侧流下,覆盖了地面上已经部分干了的黑红色的血疵,但大部分都流到T恤上,染红了淡蓝色的衣服。
“孟起,乖,要吃肉哦”

六片滴着血的肉,有条不稳的被赵云一一送入马超嘴里……或说……胃里……

“真乖呢”

血腥味弥漫了整个空间,本来洁白的墙壁像是被染成淡淡的红色,在赵云眼中,除了马超,其他东西好像都变成了红色呢。

“你tm是不是疯了?”一阵干呕反胃后,马超对着赵云吼。赵云疯了,他让马超看着他用马超送给他防身的武器把他自己的身体器官卸下来后逼着自己吃掉!那可是赵云自己的眼睛啊!

马超不傻,他从赵云刚开始就明白自己刚才恐惧什么愤怒什么,不是因为赵云给他下药把他绑在这里,而是因为赵云要当着他的面自残!按照这样的发展,然后……赵云是要自杀!他还要在自己死之前,逼着马超吃下真正属于赵云自己的东西……他的身体……

看到赵云空空的眼洞,里面有着血湖,血湖的水太多了,都流出来不断的掉落在地面上。愤怒的目光紧盯着赵云那血迹斑斑的脸,脸上的血和那空空的眼窝还有那个鲜红的肩峰,很的刺眼,眼睛好疼……
“赵云,你他妈玩够了吗?不要再自残了,绑老子松绑,老子带你去医院。”马超无力的闭上眼睛,他不想赵云死,要不是为了准备那一个礼物……赵云就不会误会……事情就不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孟起,云没玩呢,对了,你还没喝汤呐……”

“哧”

温热的液体溅到马超脸上,紧接着是一股比之前更浓郁的血腥味。睁眼,赵云右手颤抖的拿着刀,但更让马超绝望的,是赵云左手手腕上动脉像喷泉一样的血流。

“子龙!”绝望的嘶吼着,眼角处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看着赵云把左手手腕轻轻按在马超的嘴唇上,右手无力的搭在马超的肩膀,像是为了找些依靠。血腥味再次充满了口腔,咸苦的液体不断地流进肺部,一呼一吸都是浓浓的血腥味。

泪水混杂着血水,顺着赵云的手,马超的脖子,一路流到地面,地面上的血水,都缓缓流到一面墙上。是赵云的血?还是马超的泪?一个小小的空间里,因一个误会,而出现的是…………死亡?
“孟……起……,云……属于……你的了……不要……抛……抛下……云……呐……”

结束了……真的……………好吧……刀子什么的……不存在的……















刀悄然滑落,刀尖顺着绳子的纹路,利用重力的效果把绳子割断。也许,这把小刀是有灵智的,它也不愿因为一个误会,而让自己的主人陷入无止境的痛苦。见状,马超立刻挣脱开绳子,速度极快的把绳子紧紧的绑在赵云左肱二头肌上,血液顿时流的速度减慢了不少。

“赵子龙,你敢死,我马超今天就陪你一起死!”马超抱起赵云,对着赵云嘶吼着,然后就撞向那个血水都流向的“墙”…………

赵云像是听到了马超的话,嘴唇动了动,好像在说“不行”

“病人失血过多,脑部供氧不足,立刻开始手术,对病人进行抢救”

“子龙他怎么样了!”

“病人求生欲很强,手术很成功,已暂时脱离生命危险”马超看着纱布围了半个头的赵云,醒了然后很呆的对着马超说:“嘶,好疼,云记得云好像跑着跑着迷路了啊……是不是被车撞了啊……”

【马超式无语】淡定的拿起新买的蓝玫瑰,淡定的说着谎:“你是被车撞的,撞瞎了一只眼睛,伤了手和肩膀。”(马超内心:赵子龙,你tm发疯自残,还想死,你的这些玩意都被你硬塞到老子胃里呢!你要对老子负责一生!)

【赵云式嘤嘤嘤】“你不理云……还去和被人好……那你当年干嘛救云……嘤嘤嘤”

“原来是子龙吃醋了……我躲你一个星期是为了给你准备一个礼物呢。杨宛是老弟的女朋友,老弟和她冷战,她来我这说,然后喝醉把我当老弟了……老弟的女友,忍着呗。”

“嗯……”
马超笑着拿起桌子上魅蓝色的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浅蓝色心形蛋糕 ,中间有白巧克力豆拼成的艺术字“祝子龙生日快乐”

“啊……今天云生日吗……云都不记得生日日期了,好多年没过了”

“……我查的到……”

“诶……谢谢孟起啦”

“我的云哥,厉害了,被你自己弄得生日在医院过。”

“都一样啦……你在不就好了吗”

马超突然举起手中的蓝玫瑰,单膝跪地,看着赵云的脸诚恳的说:“那,赵子龙先生,我喜欢你,想娶你。”
END

       在下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看得懂……毕竟在下是小学生……想表达的意思也有很多都不懂……都表达不出来……而且有各种奇奇怪怪的设定………
         在下想表达,赵云是一个本质上很温和天然呆的人,但因为他被害的家破人亡,然后一直在接触社会的黑暗面,开始有了忧郁症,报仇时遇上了被绑架直率热血脑筋经常不拐弯还自负的大家族子弟马超,然后因为马超是真心关心赵云,所以赵云那时也认定了马超。时间久了,赵云喜欢上马超,马超也喜欢赵云,然后马超为了准备礼物故意躲了赵云一个星期,赵云碰巧遇到一个神奇的眼镜,看到马超在安慰杨宛,误以为他喜欢上了别人,然后黑化了。赵云就算黑化也不会伤害马超,一般比较闷的人,爆发时一般是伤害自己或者伤害社会,那赵云这么好的人当然就是伤害自己……他想马超一辈子都记住他。
         其实就一个误会嘛……为什么想到这个……就是因为上学时因为很要好的朋友误会了在下……然后他和在下打了一个星期的冷战,但他没有来说什么……在下就看到他拿着尺子就在戳手……真的好疼呢……

n年前自己做的图……
话说在下会不会被人打死啊……
尤其是那些迷妹(躺尸)